今天是 西南交通大学主页  English
领导讲话
欢迎来到西南交通大学党委办公室!
王顺洪书记在纪念茅以升先生诞辰120周年座谈会暨茅以升图书馆揭牌仪式上的讲话
作者:王顺洪   发布时间:2016-01-26 18:29:00     访问次数:1969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亲爱的校友、老师、同学们:

大家好!

今年是茅以升先生诞辰120周年,也是茅以升先生的母校——西南交通大学建校120周年。在茅老诞辰120周年之际,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在他曾经求学、奋斗、领导过的母校隆重纪念他光辉的一生,具有特殊的意义。在此,我谨代表学校五万余名师生,代表徐飞校长,代表海内外校友,向出席本次座谈会暨揭牌仪式的各位来宾表示热烈的欢迎,向长期以来关心支持西南交通大学建设与发展的各界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

茅以升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桥梁工程专家、工程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是西南交通大学的杰出校友,也是我们的老教授、老校长。茅以升先生和交大有着一生情缘,西南交大为先生的学术成就奠定了坚实基础,先生对西南交大的弦歌不辍更是鞠躬尽瘁。在交大,他求过学,执过教,更四次出任学校校长。在西南交大120年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中,正是以茅以升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交大人书写和培育了竢实扬华、自强不息的交大精神。可以说,没有茅老,就没有西南交大的今天。茅以升先生是西南交大的精神丰碑,更是海内外数十万交大人立身之榜样、学习之典范。

茅以升先生是西南交大的优秀学生。茅以升先生1896年诞生于江苏镇江,学校1896年创建于河北山海关,可谓人校同庚。1911年,年仅15岁的茅以升考入我校前身唐山路矿学堂。他勤奋学习,刻苦钻研,五年时间共记了200多本笔记,900多万字。他每次大考都是全班第一名,5年平均92.5分的成绩,在以严格著称的交大历史上也极为罕见。1916年,学校选送茅以升、王节尧的作业参加全国专门以上学校学生成绩展览评比,以94分优异成绩在71所高校中荣获全国第一名,为学校赢得教育部颁发优等奖状,并获时任教育总长范源濂先生亲笔题写的竢实扬华匾额,堪称学校至高无上的荣誉。从交大毕业后,他考入美国康奈尔大学,仅用不到一年时间,就获得硕士学位,之后还荣获康奈尔大学优秀研究生斐蒂士金质研究奖章。1919年,他又获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工学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桥梁桁架的次应力》中的科学创见,被称为茅氏定律

茅以升先生是西南交大的卓越教师。茅以升先生的教育生涯长达30多年,除担任江苏水利局长、中国桥梁公司总经理等职务外,他一直战斗在教学第一线。1920年,刚刚学成归国的茅以升应恩师罗忠忱教授邀请回母校执教,进行了很多革新探索,深受学生欢迎。他坚持通而专,专而通的教育思想,倡导先习而后学,强调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主张加强实践环节。他从自己的治学经验博闻强记,多思多问,取法乎上,持之以恒出发,实行启发式教学,反对灌输,注重发挥学生在学习中的主体作用以及自学能力、独立研究习惯和能力的培养,独创学生考先生的启发式教学法。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对这一教学方法评价很高,称这是开创我国教育的一个先例,值得推行。他还极为关注学生的品德教育并言传身教、身体力行,同时主张文理结合,提高学生的人文素养。茅以升先生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他虽然以工程技术著称于世,但他文学造诣之深,在工程技术专家中尚不多见。他生前撰写过200多篇科技论文,不仅言之有物,而且文字通俗、文笔生动,其《中国石拱桥》一文,曾被收人初中语文课本,作为范文而广为传颂。

茅以升先生是西南交大的功勋校长。茅以升先生对母校关怀备至,贡献良多,曾四次出任学校校长。特别是在全面抗战爆发后,学校校舍被日军占领,院长孙鸿哲积劳成疾,病逝于北平。在学校无校舍、无经费、无校长,濒临解散的绝境下,茅以升慷慨赴任,力挽狂澜,肩负复校重任,与母校同兴衰、共命运。在教育部支持下,以个人名义刊登茅以升招生启事。凭借先生的崇高声誉,学校招录新生77名,确保学校成功复校和持续办学。在学校颠沛流离,办学条件根本无法保证的困难情况下,他四处奔走呼吁,致力于恢复教学秩序,聘齐土木、矿冶、管理三系教师,建立图书馆和实验室,还经常邀请知名学者来校做学术报告,自己则亲自开设土力学图算等专题讲座,开拓学生科学知识领域。在他的卓越领导和不懈努力下,学校形成了在当时国内高校堪称豪华的40余知名教授队伍,学校也成为战火中求学的一片乐土,铸就了抗战时期学校的辉煌,为国家培养出了以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两院院士、中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等为代表的上千名专家学者。矿冶系1943届毕业生中,仅一个班就出了肖纪美、徐采栋、邱竹贤三位院士,与1933届土木系一个班产生严恺、张维、林同骅、刘恢先四位院士,堪称校史双璧,光彩夺目。离开学校后,茅以升先生仍然十分关心母校的建设和发展。80年代,对母校迁建成都也做出种种努力,在校友会多次呼吁,向全国人大提案,向铁道部提出建议,使母校在成都建设总校的方案得以早日实现。在母校90周年校庆时,他题词竢实扬华,日新月异勉励母校继续前进,更是对母校光荣历史的颂扬和发展壮大的赞誉。茅老去世前几个月,还为西南交大北京校友会题词同气相求,这是茅老的最后一次题词,也是茅老对我们全体校友互帮互助、戳力同心的最终嘱托。

茅以升先生是西南交大的杰出校友20岁时,作为最年轻的研究生,他赴美就读康奈尔大学,面对注册官的迷惑和质疑,茅以升挺直腰板,用流利的英文掷地有声地回答:我是中国人,我毕业于唐山!并以两个特优的成绩通过大学课程考试和研究生入学考试,教授们对学校教学质量大为惊叹。从此,这所世界一流大学作出决定:凡是唐山这所学校的毕业生一律免试注册,学校之名蜚声海外,赢得东方康奈尔的美誉。在科学救国道路上,茅以升先生用学识和赤诚报效祖国。面对外国工程师的冷嘲热讽,他丝毫没有动摇为祖国建造大桥的决心。他深入施工现场,亲自实践,创新工艺,克服80多个重大难题,仅用两年半的时间,就在激流汹涌的钱塘江上建立了长1453米、高71米的铁路公路两用双层大桥——钱塘江大桥,显示了中国科技工作者的聪明才智,更显示了中国人民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但通车仅仅一个月,为阻止日军占领杭州后通过钱塘江大桥继续南侵,茅以升毅然决定炸毁这座凝聚自己心血的大桥。炸桥当晚,茅以升悲壮地写下抗战必胜,此桥必复的誓言。抗战胜利后,在茅以升先生主持下,钱塘江大桥铁路、公路终于在19535月全部恢复通车,复桥夙愿终得实现。从建桥、炸桥,再到复桥,始终贯穿着的就是茅以升先生对祖国的一片赤诚之情。新中国成立后,茅以升先生不负党和人民信任,长期主持铁道科学研究工作,为我国铁路运输生产建设提供了许多研究成果,培养了大批人才。他还多次受命以科技文化使者的身份访问外国,向全世界介绍新中国的建设成就,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居留国外的知识分子发出报国有门的召唤,为大洋两岸的炎黄子孙架起报国之桥。

鲜为人知的是,茅以升先生的大家庭也与母校渊源深厚。茅以升先生的二叔茅乃封早年与茅以升父亲茅乃登一同参加辛亥光复,曾任江苏少将衔宪兵司令,三四十年代时曾在唐山任国文教员多年。茅以升先生的岳父戴祝尧也曾在学校担任国文教员和学监。茅以升先生的弟弟茅以新曾在学校机械科就读,后随交通大学系科调整在交大沪校毕业。茅以升先生的母亲、夫人和几个孩子都曾跟随他在唐山、平越度过了一生中难忘而美好平静的岁月,女儿茅于燕在交大附中的前身——唐院附设平越中山中学就读并成绩优异。小女儿茅玉麟女士更是交大的贵宾、常客,与学校联系紧密,特别关心和支持学校发展。在抗战的风雨动荡中,学校在侯家源等校友的鼎力帮助和支持下在湘潭自行复课,校友们公举茅以升先生回母校力撑校务,夫人鼓励他说,唐院是你的母校,现在困难中,你当然应当出力,把学校恢复,茅以升先生坚定信心,赴教育部向新任部长陈立夫陈情斡旋,教育部终于一改前令,同意学校在湘潭复校。

一个人、一个家、一个国,茅以升先生用他伟大而光辉的一生倾情演绎着一段炽热深厚的家国情怀!他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和人民,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也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他的精神永远值得一代又一代交大人学习和承扬。

老师们,同学们,校友们,爱国、科学、奋斗、奉献,是茅以升先生耀眼的人格光辉,更是交大人宝贵的精神财富。自1896年始建山海关起,学校已走过一百二十个春秋。有人说,西南交大是中国历史上办学最曲折的大学,十八次搬迁、十八次更名,一百二十年的风风雨雨里,甚至战争、地震都不曾击垮我巍巍交大,何也?我想,正是因为爱国、科学、奋斗、奉献的茅以升精神早已如花海一般开在每一位交大人的心田。我相信,只要全体交大人继承和发扬茅以升精神,攻坚克难,锐意进取,交大的下一个120年精彩可期,交大复兴胜利在望。

承扬茅以升精神,就是要坚守双严传统、培育英才。是中国人修身、齐家、治国的优良传统,更是交大百年办学历史中的传家宝护身符。不管在唐山时期、平越时期,还是我们的峨眉时期、成都时期,无论时代如何变化、社会如何进步,人才培养方式也被赋予更加丰富的时代意义,但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我们依然坚守,严字当头的精髓也始终如一,严谨治学、严格要求双严传统代代相传。当前,在高等教育改革发展大潮中,学校依然牢固树立并不断强化人才培养在全校各项工作的中心地位,在学校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中提出要建立健全价值塑造、人格养成、能力培养、知识探究四维一体的创新人才培养体系,努力培养有社会担当和健全人格,有职业操守和专业才能,有人文情怀和科学素养,有历史眼光和全球视野,有创新精神和批判思维的五有交大人,这既是遵循人才成长成才规律,更是对老一辈交大人凝练培育的、代代交大人矢志传承的双严传统的继承和发扬。

承扬茅以升精神,就是要建设一流大学、复兴交大。茅以升先生一生之中不知拿到了多少个第一,也正是有了这份永争第一的霸气,交大才能在众多高校中脱颖而出。我们现在谈复兴交大也是这个道理,不争一流,怎敢称复兴?学校第十四次党代会召开以来,全校师生积极进取,奋发有为,紧紧围绕建设交通特色鲜明的综合性研究型一流大学的奋斗目标,重点抓好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轨道交通国家实验室申建、峨眉校区定位和落实推进、120周年校庆工作等事关学校发展、事关人心凝聚的工作;全力实施人才强校主战略、国际化战略、数字化战略三大战略,大力推进工科登峰、理科振兴、文科繁荣、生命跨越四大行动计划;全面深化综合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校;坚定不移地走以质量提升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道路,学校的学术竞争力、科技创造力和思想影响力得到极大提升。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茅以升先生永争第一精神的指引下,学校必将在下一个甲子再创辉煌!

承扬茅以升精神,就是要服务国家战略、振兴中华。茅以升先生全身心地爱着国家、爱着母校,这份对国家复兴的希冀以及交大长青的渴望,后世人怎能有负期许?正所谓铁肩担道义,桥是如此,茅以升亦是如此。这种爱国至上、振兴中华的家国情怀,这份对灌输文化尚交通的执着坚守,需要每一个交大人去承扬。静思当下,社会发展形势瞬息万变,机遇与挑战无处不在,一带一路中国高铁走出去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国家战略正在重塑国内外政经大局。功成于自强,面对机遇与挑战,交大别无选择。只有抢抓时代机遇,铭记使命,主动担当,积极投身国家建设发展主战场,把建设与发展好学校和服务国家紧密结合,特别是发挥好学校在轨道交通领域的学科优势、科研优势和人才优势,为中国轨道交通建设以及中国高铁走出去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中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人生一征途耳,其长百年,我已走过十之七八。回首前尘,历历在目,崎岖多于平坦,忽深谷,忽洪涛,幸赖桥梁以渡。桥何名欤?曰奋斗。茅以升先生的教导仿佛还在耳边,不觉风云变化已至双甲子。

老师们,同学们,校友们,茅以升先生离开我们27年了,交大母校怀念他,交大学子爱戴他,为了纪念茅老,我们在学校成都校区、峨眉校区分别树立了茅以升铜像,还将茅以升先生的字命名学校主干道路——唐臣路,编排了话剧《茅以升》作为新生入学教育重要环节,特别是秉承茅以升老校长卓越的办学思想,成立了茅以升班,后来组建了以培养当代茅以升为使命的茅以升学院。今天,以茅以升先生命名的图书馆也正式揭牌了,我们对他的纪念也将一代一代传下去。

老师们,同学们,校友们,几代交大人以茅老精神为引领,不断建设和发展母校,把老一辈交大人孜孜以求的美好夙愿一步步变成了现实。一切事业都需要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一切成绩都是接续奋斗、接力探索的结果。今天,复兴交大的历史使命已经落在你我肩上,续写交大新的历史辉煌与你我息息相关。我在此号召大家,将爱国、科学、奋斗、奉献的茅以升精神薪火相传,发扬光大,志存高远,刻苦砥砺,甘于奉献,团结一心,努力创造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前辈的崭新业绩,建设一流大学,实现交大复兴,这是我们对茅以升先生的最好纪念。

谢谢大家!